河南省毽球代表队加紧备战会; 全国青少年毽球锦标赛侧记;法甲雷恩球员感受中国传统文化

原标题:河南省毽球代表队加紧备战会; 全国青少年毽球锦标赛侧记;法甲雷恩球员感受中国传统毽球文化

7月8日起,河南队的队员开始陆续集中,不过,由于许多队员还在工作岗位上,直至8月1日才集结完毕。尽管毽球项目在河南省的普及程度还算不错,但具有少数民族身份的年轻队员相对还比较少,在校的少数民族学生以毽球为专业的也不多,因此队伍抽调了不少在职人员参与到民族运动会的毽球比赛当中。

据河南队主教练张永斌介绍,上届全国民族运动会河南队平均年龄将近50岁,是所有参赛队伍中最大的,“上届民族运动会结束之后,就在郑大体院重点培养了3名新入学的少数民族学生,不过这个基数还是较少,大部分运动员都有着自己的工作。”

已经参与毽球运动12年的“业余选手”李红霞,是这些在职人员之一,曾参加过上届全国民族运动会。她表示,这次河南队是东道主代表队,作为队员自己会全力以赴地投入。“目前训练量很大,我们体能跟专业的年轻队员是不能比的,但会尽力配合教练完成大负荷的训练量。通过几个星期的训练,感觉还能顶得住。”李红霞说,“这次在家门口参加全国民族运动会非常激动。我特别喜爱毽球运动,家庭非常支持,这个过程自己收获了健康、喜乐,也结交了许多朋友。”

目前,河南队每周一至周六的上午都做一些传球、接球等基本功训练,下午则是配合练习。郑大体院的蒙古族小伙连仁辉,是队内为数不多的在校生之一,接触毽球运动已有六年多时间,在学校一直从事这个项目。他表示,虽然天气炎热,但大家训练都非常刻苦,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

“参加过多次大学生比赛,但这次参加全国民族运动会感觉不一样,特别期待到时可以和各民族运动员交流,与他们场上是对手场下成为朋友。”连仁辉说,“经过精心备战,我们对比赛是很有信心的,尽全力去完成这个比赛,取得好成绩。”

关于河南队的训练进度,张永斌说:“由于年龄、体力、工作等方面的原因,目前老队员正在进行恢复体能和基本技战术的训练,年轻队员则在巩固技战术和专项技术。8月中旬,队伍将进行技战术磨合,调整最佳的人员配备,到8月底,拿出最优化的方案做有针对性的模拟性训练。”为了配合好队伍的训练,郑大体院还专门抽调了7名高水平毽球专项运动员作为陪练,全程保障训练任务的正常进行。

7月27日晚7点,中国毽球协会在全国青少年毽球锦标赛上组织毽球运动发展研讨会,出席研讨会的有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副主任杨善德同志、社体中心业务三部主任周卫中、副主任魏勇及各地方毽球项目专家。

研讨会上毽球项目专家纷纷畅所欲言,把当地推广、发展毽球项目的方式、方法传达给参会人员,并积极给毽球项目整体推广、发展方向、具体实施方案建言献策。杨副主任表示现在有一群有精神、有情怀的人在从事毽球事业,毽球事业的发展迎来了春天。另外毽球项目是我国优秀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发展毽球项目,与党中央提出的四个自信中的“文化自信”完美契合。

赛事期间,中国毽球协会组织优秀参赛运动队伍代表在比赛场馆前的广场上进行展演交流活动,吸引了大批晨练的人群围观。这种形式的展演交流活动是对毽球项目最直观的推广,可以让围观的群众更直面的了解这项运动。

郑州市代表团领队樊朝辉介绍,此次郑州市共组织了六十余人的代表团参赛,旨在让更多的青少年看看全国同龄人的毽球水平,学习技能,找准方向,冲击目标,引领带动更好青少年参与毽球运动。教练组都表示,既看到了差距,又确立了目标,更找到了方法。

广州市沙步小学毽球队发挥出色,夺得少儿组的女双冠军、女子三人亚军和男子双人第四名,自2016年起已经连续4年在全国赛上问鼎冠军,为黄埔体育争光。

沙步小学毽球队师生以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敢为人先、务实进取”的创业精神备战此次赛事,师生们暑期在酷暑中回校训练,挥洒汗水,提升水平。比赛因队伍众多,场次密集,沙步小学参加的个别比赛直到深夜12时才结束,但沙小的队员们在教练员的指导下顽强拼搏,不骄不躁,防守出色,进攻犀利,最终战胜对手,创造了全国赛连续4年夺冠的传奇,得到各省市其他参赛队教练队员和裁判啧啧赞叹,捍卫了广州毽球城的荣誉。

据介绍,2013年起沙步小学将毽球列为学校特色运动项目,历任校领导和师生把毽球运动渗透到体育大课间活动、体育课堂教学等方面,以传承民族体育传统、打造绿色健康校园文化为目标,在普及的同时提高竞技水平,让沙步小学毽球队水平一直处于全国的前列,屡获佳绩。

8月1日,刚刚抵深备战与巴黎圣日耳曼队对决法国超级杯赛的法甲雷恩队队员们感受中国传统毽球文化。下午3时,雷恩球员格勒尼尔、达席尔瓦、德尔卡斯蒂略与法甲大使埃德米尔森来到大运中心与龙岗花毽协会成员进行毽球比赛,感受中国传统运动的魅力。

在龙岗花毽协会成员的指导下,达席尔瓦率先“吃螃蟹”,连踢4次还秀一个头接毽球。随后三位球星与埃德米尔森组队玩“毽球接力”,德尔卡斯蒂略刚将快落地的毽球挑起传给格勒尼尔,格勒尼尔掉链子将毽球一脚踢飞。在花毽协会成员表演过程中,格勒尼尔“躲”在一旁反复练习,希望尽快熟悉这重量不足20克毽球的玩法。

接下来,3位雷恩球星与埃德米尔森合成一队进行接力对抗赛,格勒尼尔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虽然队友经常将毽球有意传给他,但是格勒尼尔凭借细腻的脚感与此前练习将之一一化解。龙岗花毽协会会长陈新华赞叹道:“毽球和足球的重量差距很大,他们能这么快熟悉并且合理运用,表现出的技术让我叹服。”

前途是光明的 道路是曲折的—2017江苏省毽球锦标赛随感

2017江苏省毽球锦标赛,8月17日至20日在南通海门举行。来自全省8市共有24支代表队参加了本次比赛,比赛设竞技毽球、平推毽球和花毽3个大项,下分8个小项。参加比赛的200多名运动员,有的年近六十,有的小学生才十多岁,黄发垂髫,同台竞技,其乐融融。

比赛期间,天气异常炎热,运动员、裁判员都是在汗流浃背的情况下,出色的完成了赛事。在赞叹运动员顽强拼搏、裁判员兢兢业业及所有工作人员恪尽职守的同时,比赛本身所折射出来的全省开展毽球运动的形势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下面就这个问题谈一点粗浅的认识。

平推毽球—喜闻乐见,如火如荼。平推毽球在全国刚起步的时候,并不被国家毽球权威圈内人士所看好,江苏省第一届毽球锦标赛时,就是否将平推毽球立项问题还存在过争议。现在看来,不是我们认可不认可的问题,而是平推毽球已经登入了全国毽球锦标赛的大雅之堂,江苏省的这次锦标赛,平推毽球已经成了活动的主旋律。平推毽球的生命力之强,发展速度之快,活动范围之普及,不得不令我们惊叹,可以预测,将来平推毽球会有更辉煌的前景,甚至势头有盖过竞技毽球的趋势,而成为毽坛的主力军。做一个也许不太恰当的类比,平推毽球较之竞技毽球,就像流行音乐较之美声,广场舞较之芭蕾,哪一项更容易被接受,更容易参与,更有人气?我们不做定论,大家可以自己去评价。

这次省毽球锦标赛,参加平推毽球比赛的共有男女各14支队伍,运动员年龄范围为30岁至60岁之间,尤以40岁至55岁为多。究其原因一,这个年龄段的人们,最重视健身,他们需要找到一个更适合他们的健身项目,能够融健身、娱乐、竞争和刺激为一体的项目,于是他们选择了毽球;原因二,这个年龄段的人们大多都是一些成功人士,经济上无后顾之忧,参赛经费的支出相对更灵活自由一些;原因三,这个年龄段的人们,往往更能看淡名次,他们出来比赛,目的多为参与、交友、娱乐和放松,他们往往不会因为水平低而放弃参赛的机会。而与此相反,目前学校开展毽球活动的难处恰恰就是:学习任务重而没有时间训练;上级不拨经费而无法参赛;技术水平低拿不到名次而放弃参赛。这些因素严重的制约了毽球运动在学校的开展。

这次省毽球锦标赛,平推毽球比赛的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他们由简单的平推升级为传球配合,由以往的靠对手技术失误得分升级为主动进攻得分,且强攻与吊球,速度与落点结合的相当完美。比赛中,徐州男女队、仪征女队、淮安男队,其技术的精湛和乐观的精神风貌,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的技术水平,不能说全国领先,但至少可以说已经不落后了,就差一步了,为什么不去参加全国毽球锦标赛呢?那可是全国毽球的顶级赛事,就像华山论剑一样,那才是确立毽球人在全国毽球界地位的平台。

竞技毽球—寂寞孤冷,一枝独秀。江苏的竞技毽球有着很辉煌的历史,一开始是扬州的高邮,后来发展到盐城和徐州的新沂,再后来到南京。在全国级比赛中,他们都有过骄人的成绩,就是今年在山东邹城的全国青少年(中学生)毽球锦标赛上,新沂三中还取得了甲组混双亚军、男团第三、女团第五的好成绩。而现在江苏省的态势是,群星暗淡,唯有新沂一支独秀,这次参加竞技毽球成人组比赛的5支男女队,其队员来源多少都与新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这种近亲联姻式的竞争,很明显是不利于毽球健康发展的。我们期待着江苏省能出现异军突起、群雄争霸的局面,但似乎这种局面的到来还需要时间。

竞技毽球的低迷,不仅仅是江苏的问题,全国各地的情况都大同小异。究其原因一,竞技毽球的训练难度大,耗费的时间长,短时间很难出成绩,所以没有点长远观点的领导很难接受这个项目;原因二,高中阶段运动员的出路障碍重重,运动员作为特长生考大学需要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而毽球又没有列入等级运动员评定的序列,这使一些优秀的毽球运动员很无奈,影响了运动员训练的积极性。目前我们没有很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期待着将来有一天,毽球能列入国家等级运动员的评定。

小学毽球—踢毽领先,竞技堪忧。这次比赛,小学组的表现给我们的感觉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踢毽比赛,南通如皋的磨头小学在历次江苏省的毽球锦标赛中以及全国少儿毽球比赛中,踢毽水平有目共睹,甚至连对手都心悦诚服。

今年7月18日至20日,在四川达州的全国少儿毽球锦标赛上,磨头小学的运动员们在踢毽比赛中获得两项冠军,并接受了央视体育频道的专访,名气之大可见一斑。然而在这次省锦标赛上,慕名挑战者相当之多。比赛结果,尽管磨头小学占有12个踢毽项目前三名总奖牌数第一,显示了他们雄厚的实力,但就12枚金牌而言,丹阳市云林小学获得8枚,磨头获得2枚,宜兴市茗岭小学获得2枚。云林小学是花毽名校,取得如此成绩并不意外,但名不见经传的茗岭小学居然能和磨头小学这样的大腕分庭抗礼,这还真有点不可思议。用藏龙卧虎一词来形容江苏的踢毽现象应该是恰当的。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对江苏省来说,谁输谁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在刻苦训练,激烈竞争,形成一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踢毽形势固然可喜,但竞技毽球形势不能不令人堪忧,此次参加小学组竞技毽球比赛的总共只有三所学校,分别是如皋磨头小学,海门三星小学,宿迁实验小学。比赛结果,磨头小学包揽了小学组竞技毽球5个项目的全部金牌。我们忧的是,参赛队太少,说明普及不够;技术水平未能达到应有的高度,和全国同龄人相比,我们还不在领先的位置上。我们既要看到我们的成绩,发挥我们的优势,也要面对我们的不足,以调整政策导向,让江苏的竞技毽球再上一个新台阶。

以上所说,仅是一孔之见,认识未必深刻,观点未必正确,观察未必全面,欢迎亲身经历过此次赛事的各位同仁以及长期以来关注江苏毽球的有识之士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