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盲人门球队员下落不明 国际残奥委担心调查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9月10日体育专电(记者薛剑英 何军)国际残奥委10日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运动员的表现表示非常满意,同时非常担心早该抵达但迄今不见踪迹的阿尔及利亚女子盲人门球队。

国际残奥委新闻主任克雷格·斯潘塞对9日的比赛给予高度评价。他说:“9日的比赛太棒了,残奥会上高手不断涌现,雄心勃勃准备拿7块奖牌的美国选手塔·麦克法登在100米比赛中被击败,而古巴的奥·杜兰德跑得越来越快,她的成绩是11秒40,相当惊人。中国在游泳比赛中的表现非常突出,他们赢得了多枚金牌,并打破了多项世界纪录。”

斯潘塞对早该抵达里约却下落不明的阿尔及利亚女子盲人门球队表示担心。阿尔及利亚队原定于9日与美国队比赛,由于她们没有出现,这场比赛不得不取消。

斯潘塞说:“由于阿尔及利亚队没有参加比赛,所以这场比赛判定美国队获胜,比分为10:0。但是我们更关心的是这支球队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只是知道她们还没有进入巴西。国际残奥委正对此事进行调查,并将采取适当的行动处理此事。”

斯潘塞介绍说,阿尔及利亚女子盲人门球队的5名队员和两名教练本该在9月5日从波兰华沙的训练营动身来里约,但迄今未露面,并错过了她们与美国队的首场比赛。阿尔及利亚残奥委给出的解释是这支球队遭遇了多次航班延误、航班取消和错过转机时间等等意外。

斯潘塞表示他无法接受阿尔及利亚方面给出的解释:“我常常在全球各地飞来飞去,通常情况下即便错过一次转机,但终究是会抵达目的地的。我们仍在努力,希望阿尔及利亚方面能够给出一个合乎情理的解释。”

斯潘塞还披露了里约残奥会检测计划:“里约残奥会将进行1500例检测,包括赛内、赛外、尿检和血检。我不会说我们会不会特别针对某个队伍或者某项运动,因为这种情报可能会被某些运动员或者特定的队伍所利用。”

采访盲人门球的盲人记者

9月11日,盲人记者杨清风(右)在北京理工大学体育馆采访中国男子盲人门球队队员蔡长贵(左)。

当晚,北京2008年残奥会男子盲人门球预赛赛场边出现了一位特殊的记者,他就是北京“1+1视障人声音工作室”的盲人记者杨清风。杨清风是北京残奥会中国为数不多的残障记者之一,他所在北京的“1+1视障人声音工作室”由盲人组建,参与制作的节目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10多家电台播出,节目分成两大类,一是为残疾人提供日常生活所需的各种帮助,如教残疾人做菜、出行等基本技能;二是与残疾人相关的活动报道,如残奥会、特奥会等。

本届残奥会上,杨清风和他的同事们将通过网络广播向广大视力障碍人士解说赛事,让他们聆听同样精彩的残奥盛会。新华社记者蔺以光摄

9月11日,盲人记者杨清风在北京理工大学体育馆采访盲人门球比赛。新华社记者蔺以光摄

9月11日,盲人记者杨清风(右)在北京理工大学体育馆采访盲人门球比赛。新华社记者蔺以光摄

在黑暗中奋力前行!张魏:夺得残奥盲人门球亚军!泰州市优秀残疾人运动员的精彩故事(下)

原标题:在黑暗中奋力前行!张魏:夺得残奥盲人门球亚军!泰州市优秀残疾人运动员的精彩故事(下)

1月17日,我市举办优秀残疾人运动员表彰大会,一批优秀残疾人运动员受到表彰。作为残疾人运动员中的杰出代表,他们身残志坚,为国争光,在残奥会、聋奥会、残疾人亚运会等多项国际赛事摘得奖牌,得到全世界的尊重。

表彰活动现场,身材高挑、扎着单马尾的靖江姑娘张魏牵着条拉布拉多导盲犬,吸引了众人的关注。

6岁时,她因视神经萎缩,导致视力逐渐下降,经多年治疗,始终没能治愈,直至全盲。

2003年,张魏被父母送到南京盲人学校,从2008年开始,张魏开始“转战”盲人门球运动,并靠着不断的努力迅速成为国家队门球运动员。

盲人门球综合了各家运动所长:它的球重2.5斤,内置铃铛。球长得像篮球,门却像足球的球门,场地又类似排球场,投掷方式又和保龄球一致。比赛过程中,队员们凭着铃铛听声辩位,进攻防守。

平时训练,队员们就是在黑暗中靠听声音不断地投掷和扑倒,几乎每天要重复上千次这样的动作。一天天地训练下来,张魏身上有很多擦伤和被门球击打后留下的淤青,但她默默坚持下来。

盲人运动员的训练,往往比常人付出10倍、20倍的汗水与代价。盲人门球运动,也许在我们看来,只是一个轻松悠闲的娱乐活动,但对于盲人运动员来说,一个看似轻松的接球动作,是他们年复一年艰苦训练的结果。

2012年伦敦残奥会,张魏因受伤而失之交臂。“当时在北京集训,投球时拉伤了,后来感觉很不好,去医院做了核磁共振,结果是肌腱撕裂。”张魏说。

在国内外大小赛事多次夺冠后,张魏更加渴望一枚奥运奖牌。为此,她不断努力训练。

2016年的里约残奥会上,她和队友通力合作,赢得了女子盲人门球队亚军。今年夏天,她还将代表国家队参加世锦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