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健身新宠“甩甩球”

楚天都市报7月25日讯(记者刘中灿)随着音乐的节拍,两位婆婆双手持甩甩球手柄,有节奏的将球前后甩动,球甩打在地面上啪啪作响……

7月25日下午,在武昌区沙湖公园广场上,两位婆婆动作熟练的练习甩甩球。婆婆向记者介绍,甩甩球构造简单,就是两个手柄上分别拴着约两米长的细绳,细绳末端连接着一个小球,练习时只需一手持一个手柄,两腿站成弓步,以稳重心,然后两手开始前后甩动,身体随球甩动而前倾后仰,起到锻炼全身的作用,对锻炼肩、腰、颈等很有帮助。

“鬼手”王保合:用3个球2个碗征服李嘉诚为家乡赢得4亿投资

,门框两侧贴有红底黑字“玄妙神奇演绎小城春秋,眼疾手快变换大千世界”的对联。

有位身着唐装的老人坐在院内,面前是一张铺上红布的宽桌,上面两个青花小碗,三枚黄布球。

老人皮肤微黑,笑容慈祥,一头灰发挽在脑后,端着茶碗看着游客络绎不绝地涌进来。

王保合的家乡吴桥,是个杂技文化源远流长的小镇,在这个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人人都会耍杂技的地方,王保合从小练就了深厚的杂耍功底,还继承了一项名为“三仙归洞”的神秘功夫。

年近七十的王保合凭着一手三仙归洞的技术,成功吸引到了巨富李嘉诚的青睐,还为家乡赢得了四亿元的投资。

艺不压身,学无止境,不怕招招会,就怕一招鲜。王保合立志把三仙归洞等等杂耍技术提高到新的境界,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河北沧州市吴桥县地处古黄河河道下游,地势低平,常年秋季洪涝多发,百姓一年辛劳所作尽毁于汪洋大水中,吴桥县志有云:“去年辛苦事西畴,水旱紫心望有秋。城南赤地城北涝,多少迁移在外州。”

吴桥百姓大多放弃了对土地的依赖,开始寻求其他生存之计,杂技活动就是当中首选。

人们闲时学习杂技,出门卖艺换取收入,求得生存,吴桥县的杂技活动越来越风生水起。

王保合在1944年出生于吴桥县杨家寺乡,他的爷爷王玉林是著名的“卸索大王”,有一身杂耍好技艺,最闻名遐迩的就是“卸索”功夫,也就是人们通称的缩骨功。

这种缩骨功需要在孩子六七岁骨骼尚未定型时进行训练,王保合从小在爷爷的教导下摸索学习,渐渐练就一身卸索功夫。

王保合的父亲王福寿也有一门深喉纫针术的绝技,他要求王保合必须也掌握这门技艺。

寒来暑往,冬夏交替,王福寿每天监督着王保合苦练技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父子俩的身影在小院内长久镂刻。

等到王保合技艺小有所成的时候,王福寿又给他传授了一个绝招,就是杂技表演时必不可少的口才,俗话说“三分技艺,七分口才”,凭一张巧嘴才能在街头表演时与形形的人周旋。

毕竟出门在外,走街串巷地表演,观众自然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有时会遇见地痞流氓故意找茬,有时会遇见观众看完杂耍一哄而散不捧场给钱,有时还有同行来挑刺砸场子等等。

一张嘴此刻就显得尤其重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能把一众牛鬼蛇神都哄住才叫成功。

王福寿教导王保合,无论是阿谀奉承还是委婉讨好,最终还是要真诚待人,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春东两季闲时,王保合一家人就带着行李出门卖艺,京杭大运河贯穿吴桥,他们沿着运河在两侧繁华的城镇中敲锣打鼓,施展手艺。

父亲摆开台面时,王保合就拎着一块铜锣边边敲边唱:“小小铜锣圆悠悠,学套把戏江湖走!南北二京都不收,运河两岸度春秋……”

王福寿掏出一叠膏药让王保合拿着,他对儿子说,待会儿上台表演,要先凭口才功夫引住众人注意力和好奇心,这叫“拴马桩”,然后借着表演把这些膏药卖出去,才好多挣几份钱。

“众位替我传个名!哎回去你就说王保合的跟斗翻得最好!”小小年纪的王保合站在空地上,毫不怯场,大嗓门一叫就引得路人纷纷回头,看他下腰活动筋骨的架势还以为真要翻跟斗,连忙走来围观。

眼瞧着观众越来越多,王保合兴奋地一挑眉,喊道:“我要练好咯,翻跟斗,一百个,气儿不喘儿,众位拍拍掌,使大劲儿拍巴掌,给我大点劲叫声好!”

“叫完好了怎么办?众位或许想我会像你们要几个钱吧?大家放心,咱们一向是分文不取,豪厘不要!众位给我传个名,可别给我传翻跟斗的名,你给我传这个名!”

王保合一边说一边走到桌案边,拿起一叠膏药来向四面展示道:“各位要传名,您便说王保合的膏药最好,我们练功夫的人有磕着碰着、跌打损伤的时候,贴上这膏药,不论腿疼腰痛筋骨麻木,立刻就好……”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几年岁月匆匆而过,少年王保合已经把父亲和爷爷的杂耍技术练得炉火纯青,靠着几年沿街卖艺生涯也获得了不小的名气,但他并不满足于这种风餐露宿、四处漂泊的生活。

王保合希望能够加入杂技团,成为杂技演员跟着队伍一起走南闯北,而不是拖家带口地漂泊。

1958年时,王保合凭着娴熟的技术成功进入了吴桥杂技团,开始天南海北地演出。

除了中翻,水流星,飞叉,魔术这类相对简单的功夫之外,还要苦练家传绝学:深喉缝针术和缩骨术,这两种都需要对身体进行极大的磨折才能练就。

缩骨术需要使劲拉伸骨骼,把肩膀和膝盖等关节部位进行错位移动,从而缩小体型,这时人的内脏也会被挤压。

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王保合为了在舞台上呈现出更好的效果刻苦练习,一边表演,一边练功夫,把自己的杂耍基本功练得非常扎实。

王保合跟着杂技团走遍了大江南北,在去往西藏的途中,看见来自杂技之乡吴桥的演员们,十分激动,经常手拉着手结成人墙不让他们前行,以求杂技团留下表演一番。

虔诚的们看了杂技团的表演后惊为天人,把演员们视为下凡神明,纷纷敬献哈达,还希望演员为他们摸顶赐福。

后来杂技团还去了革命圣地延安进行慰问演出,去了云贵川进行民俗文化联谊会演等等。王保合见识了更多,他立志把吴桥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杂耍文化传播到更广阔的天地中去。

等到王保合三十岁的时候,他父亲认为儿子已经积攒了深厚的杂耍经验,于是传给他另外一手绝活,叫做“三仙归洞”。

三仙归洞不过是一种雅称,这是方便让杂耍这门非常接地气的艺术有机会搬上大雅之堂。

其实它就是运用手法,将三个球在两个碗之间轮番运转,让人猜不出下一步这几个球会分别在哪个碗中。

能让三个球在两碗之间辗转挪移而不被人发现端倪,靠的就是表演者那双快到出神入化的手,在观众眼睛来得及反应之前,就已经把球飞快的从一个碗挪到另一个碗下。

王保合从30岁开始练起,经过几年的努力,凭借他超乎常人的悟性和勤奋,终于练成了一手眼花缭乱的神功,见过他表演的人都忍不住啧啧啧啧称奇,把他那双快手称为“鬼手”。

王保合还不忘父亲当年的教诲,根据曾经的经验,他自创了三合一式的表演法则。

所谓“三合一”,就是侯宝林的“口”,赵本山的“忽悠”,再加上王保合自己的手法。

在表演中加强与观众的互动和交流,掌握住说话的技巧,才能达到更好的表演效果。

1992年时,河北省慰问团来到吴桥进行考察,吴桥马戏团在慰问团用餐时,轮番表演了当地的杂耍艺术,而王保合凭借着一手三仙归洞赢得了省领导的青睐,场上掌声经久不绝,领导们不住夸赞。

“鬼手”王保合的名声就此打响,邀请他去全国各地巡演的函帖如雪片般飞向他的桌头,王保合开始走向更大的舞台。

王保合回想起刚进入杂技团时的情景:头戴疙瘩帽,脚穿烂布鞋,铺个地摊就在文化城里面吆喝表演。

到之后名声积攒起来,沧州市里有招商活动和引进外资会谈时,他都会被叫上为客人献艺。

他的口才技术让人感觉谈话间春风拂面,为表演增色不少,场中氛围分外活跃融洽,有他在的场子,招商活动往往很容易谈成功。

待到现在一炮打响名声之后,王保和依旧沉心静气,表演时还穿着老伴亲手缝制的棉布衣服,不忘记那段艰苦朴素的日子。

1999年时,河北省文化厅计划前往香港九龙进行文艺演出,此时名声大噪的王保合受邀一同前去,他欣然应允,他想到自己能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人外出交流表演,顿感非常荣幸。

王保合一行人进行表演时,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长官亲临现场观看,他被王保合的表演所震撼,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大呼“鬼手”神奇,次日,香港媒体纷纷报道了“鬼影变换球之鬼手王保合”。

王保合自此成了家喻户晓的杂耍艺人,中央电视台也邀请他来三台“欢聚一堂”的节目做客,进行三仙归洞表演。

在这样全国瞩目的舞台上,王保合凭借好口才引得主持人连连发笑,场上其乐融融。

主持人顺势向王保合询问三仙归洞的奥秘,他婉言拒绝,说这是家传绝技恕不外传,但可以让人多方位多角度地观看他的表演,以此证明这项技术的神奇。

摄制组迅速安排了三台摄像机摆放在王保合周围,从不同角度摄制表演过程,然后放大慢放,但慢放几倍速之后,依旧没有看出其中玄机,导演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赞叹“绝了”。

登上过中央电视台的王保合被世界人民所关注,不少国外文化艺术团体盛情邀请他出国交流表演,他所到之处赞誉不断,不少外国人对中国杂耍感到惊叹,称之为魔法。

王保合凭借着十几年的杂耍表演,获得了杂技魔术的最高奖项金菊奖,还有“河北省文化振兴奖”、“省级劳模”等荣誉称号,他的表演被上海《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光荣收录。

“以前说起杂耍,都是称呼为耍把式的,是下九流的活动。现在不一样了,大家对传统民间文化重视起来,我们又有了社会地位,全社会对艺术的尊重让我感到欣慰。”

在杂耍艺术上取得巨大成就的王保合曾经受邀替知名企业家和富商进行表演,其中就有当时的亚洲首富李嘉诚,那时王保合已经七十岁高龄。

李嘉诚打拼数十年,见多识广,但还从未听说过三仙归洞这样一种神奇的杂耍艺术,他希望亲眼见证一下这项全国人民都为之赞叹的表演。

阅历丰富的李嘉诚觉得所有魔术都自有其破绽,无法做到天衣无缝,而他一定可以凭借着自己丰富的人生经验,看出其中关窍,所以他信心满满地邀请了王保合前来表演,并声称可以看出其中破绽。

王保合得知后欣然应允,轻装简从上了舞台,他端正站在一方黄花梨木宽桌边,上下不铺设任何可能造成遮挡的绒布,光滑的桌面上只摆放两口青花瓷碗。

王保合又掏出三个鹅黄色的小布球摆在两碗中间,然后拿起一个碗将三个球通通盖住,再揭开这个碗时,下面已然空空荡荡,所有球已经转移到了另外一口碗下。

就这样,王保合双手一摸,两碗扣下,再齐齐揭开,一个碗下只剩下了一颗黄球,另外两个黄球已然挪到了另外一口碗中。

如此反复,小球在两碗之间辗转挪移,看得人眼花缭乱,却不知那球是到底是如何在一个碗下消失不见,又凭空出现在另一个碗中。

李嘉诚瞪大了双眼,自然没看明白其中窍门,那方木桌也是他提前检查过的,实心布料非常坚硬,绝无藏匿其他替换小球的可能。

两碗三球的配置如此简陋,却无法发现任何端倪,李嘉诚疑惑万分,让王保合再细细表演一回。

李嘉诚看得啧啧称奇,依旧没能发现任何破绽,不住伸长脖子探看,王保合心中明白他的想法,还自觉地把衣袖挽起到胳膊,露出一双干瘦的手腕,自然没有任何辅助作弊的工具。

李嘉诚看直了双眼,等到王保合结束表演后,半天都还没回过神来,思索着哪里能够找到破绽。

李嘉诚点头,还信誓旦旦地与王保合打了一个赌:第三次表演中如果还是不能让他发现任何破绽,那他李嘉诚就为王保合的家乡吴桥投资四个亿。

王保和瞬间斗志满满,他对自己的技艺充满信心,再表演十次也未必能让人发现其中的奥秘。

一时间王保合再次轰动全国,凭借着三个球、两个碗硬生生为家乡赢得4亿投资,成为一时传奇人物。

吴桥拿到这笔资金后,投入到当地传统的杂技文化中,希望能将这些古老的技术发扬光大,在新时代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原本许多杂技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之类的诸多限制也在新时代下被打破,因为文化的传承必须要有广大的包容性,才能真正保存下去。

他们积极投身于杂耍大家门下,为了传承这些传统文化刻苦练习,王宝合也希望自己家传的三仙归洞、缩骨神功、深喉纫针术等高难度杂技可以后继有人。

尽管他已经年逾古稀,白发苍苍,但依旧收了好几个徒弟,呕心沥血地传授其中法门。

王保合一生因三仙归洞而声名鹊起,三仙归洞也因王宝合而得以继承传扬。小小的青花瓷碗下转动的不仅是球,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